第一百一十二章 为护长生仙凡隔

+A -A

  张衍思忖了一下,这一片莲瓣之所以能用以推演,应该是季庄故意为之,大概也是知晓约定并无大用,所以想以此来绊住他的手脚。

  某种意义上,也算得上是阳谋了,若他未能在推演中胜过此人,那自也不必去谈相争之事了。

  他自神意之中退出,随后一转首,往那灵机兴发源头看去。

  从这位行止来看,应该是和那一位存在有着某种默契,但是季庄道人一旦阻绝众修士前路,又斩断道法的话,那么世上将再无人可入炼神,兴发灵机也会变得再无任何用处,届时不知这位又会作何反应?而那一位存在想必也不会坐视这等情况发生。

  不过季庄道人既然推行此事,应该也是把这些考虑在内了。

  他稍作推算,知道用不了多久季庄道人就会发动造化宝莲,便先以意念传告旦易等四人,言及天机将变,要设法维护住正序不变,随后一转念间,便有一股宏大意识传下。

  这一刻,所有布须天内修道有成的生灵都是感觉得一股意念入得自身心神之中。

  几乎是一瞬之间,他们便就明白,由于天数变化,不久之后,便将断天路,绝人间,往后之人,再也无法凭籍道法求得长生超脱了。

  而诸多上境修士得知此事后,都是心忧不已。因为天路一断,那么此生若是修持不成,想再转世修行的话,那么就无有可能做到了。

  可纵然亿万之众入得道门,真正能得享长生的又有多少?

  这般一来,随着时间推移,诸世修道之人只会越来越少,直至寥寥无几,唯有斩却过去未来之身,乃至超迈此境的修士,方能常驻世间。

  而修道宗门无疑也将就此败落,哪怕是大派上宗,也不过是坚持稍久一些罢了。

  诸派在反应过来后,纷纷派遣门人弟子出去,试图趁着这场变故未曾到来之前招募到更多门人弟子。尽管这般做法无法从根本扭转局面,可终究能把倾颓之势稍作延缓,不至于过快崩塌。

  殿中灵光一闪,阵灵现身出来,对着座上一拜,言道:“老爷,傅上尊到了,说是有事拜见老爷。”

  张衍颌首道:“请傅道友进来说话。”

  阵灵立时闪身到外,道:“傅上尊,老爷请你进去。”

  傅青名点了点头,往大殿之内走去,现下他心中也是颇为沉重。余寰诸天比起山海界更为繁盛,修行之人更多,

  现在道法一绝,不至于会引发多大变乱,虽然青碧宫可将这些理顺,可眼下诸天盛景定然将会逐渐走向衰败。

  便不说这些,他身为道神,是寄托于善功法度之上的,要是连道法都是不存,那他自身也就难以维系下去了,

  关键不止是余寰诸天,凡他所知的界域,都是如此情形,这令他连退路都找寻不到,所以不得不到张衍这里来请教一个办法。

  傅青名很快行到殿上,见得张衍,便打一个稽首,道:“见过道友。”

  张衍颌首为礼,道:“我知道友来意。”

  他伸指一点,一道清光如水泄下,傅青名被这光华一照,只觉浑身一震,蓦然发现,在这一刹那间,自己竟是由原来道神之身,还复成了生前所炼法身。

  这时方是深深体会到炼神太上的莫测伟力,满是感激一个拜揖,郑重道:“多谢道友助我回复本来。”

  张衍摇头道:“这只是小事罢了。”

  现世一切对于炼神大能都是太过脆弱,想要如何摆弄都是可以,傅青名虽是摆脱了道神拘束,可实际上仍旧没有得道超脱,生死仍是悬在上境之人一念之间。

  就在这时,他忽然抬头往虚寂之中看去,道:“这便要来了。”

  傅青名心头一震,过去片刻,忽有一股难以言喻的重压笼罩下来,这好似是一股遮绝一切的黑雾,无边无际,森冷无比,将他所有感应都是淹没了,这一刻,诸天之内,他仿佛只剩下了自身独存。

  此时此刻,功行越是高深之人越是感应强烈,而那些低辈弟子却无甚感觉,甚至不知道方才这一瞬间,他们已然受了上境之阻,而后来之人道途已被完全斩断。

  好一会儿,傅青名方才从那等感觉之中退了出来,长长一叹,方才那郎伟力,令他丝毫生不出反抗念头,摇了摇头,将残留下来的感觉勉强驱逐,随后默默一察,发现自己似乎与方才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随着深入检视,便就发现了不对所在,本来清澈光润的灵台之上,此刻却像是飘落了一粒难以擦拭去的微尘,好像在自己身上套了一个枷锁,原来道法也是不再圆融。

  张衍眼神幽深无比,造化宝莲果是了得,直接施力于造化之地内,所谓“绝天路,断法缘”,便就是如此了。

  他能感觉到,自己若是插手,是可以扭转这股力量,但是没有用处,此力若水而来,自己只要稍有松懈,就可反涌回来,这还是对方未曾在背后推动的情况下。

  要是方才在镜湖中时当场与季庄翻脸,虽那宝莲未必能奈何得了他,可其余人却不在此列,这宝物既能用来阻碍生灵道途,那么想来也同样能用此来杀戮众生,要是其人一气之下杀灭诸世乃至布须天生灵,他也无从阻止。

  傅青名叹道:“至此之后,怕是天人永隔了。”

  张衍望去下方,负袖言道:“道法虽断,神道未绝。”

  十分有意思的是,尽管布须天后来人道缘已尽,可是昆始洲陆那些神祇没有受到半分影响,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是靠自家修持上来的。

  还有那些天生异兽凶怪,更是与以往没有什么不同,此辈从不修持,靠的是与生俱来的力量,所以也不曾受此牵连。

  不过这等影响将会在随后时日中陆续显露出来,譬如昆始洲陆上人道诸国少却了道法支撑,或许现在还看不出什么太大变化,可随着越来越多的修道人开始惜身保命,或许往后就只能依靠神祇之力了。

  他先前判断,季庄道人用了这么多气力,就是要在诸世生灵上做文章,所以下来应该是会有其他动作的,他倒是想看看,其人到底会如何做。

  正思考时,阵灵又是来报,道:“老爷,旦易上尊前来拜访。”

  张衍道:“有请。”

  旦易很快来到殿阶之前,见得傅青名也在,便对其一点头,随后上前与张衍见礼。

  张衍作势一请,道:“两位道友坐下说话吧。”

  两人称谢一声,都是入座。

  旦易坐下之后,又是一礼,道:“不知道友可否言明,这道法之绝,却是因何而起?

  张衍道:“人间绝法,乃是一至宝之能,至于具体缘由,因涉及到几位大能,不便说与道友知晓,只现下此力虽无可阻挡,但这等景况并非永存,必有改换之日,所以道友也不必太过悲观。”

  旦易叹息一声,道:“可这般终究影响太过,虽与我辈无损,但绝少修士能成上境,千万载之后,诸派必将式微。”

  张衍微微点头,道:“道友有什么话,尽可言说。”

  旦易道:“我欲联手诸位道友,造一涵灵藏精之地,并以神通法力联手回护此地,而今修道之人都是可躲入进去,算是与人世分隔,而只要修道人不离此处,便可得享长久寿元,如此或可坚持到玄元道友改换局面,那时诸界修士想也不至于伤得太多元气。”

  傅青名一听,也是点头认可此法,以他们自身神通威能,足可庇护得诸世不灭,他道:““不久之前,我等答应过域外天魔那三家,未来其门下可与我人道弟子斗法决胜,以定那玄石归属,如今看来,此法算是作对了,至少其等不会再给我辈添乱了。”

  张衍稍作思索,这涵灵藏精之地其实就是将一界域分隔内外,内藏灵华,外为尘俗,这样一来,凡人就与修道人彻底分开了,但目前也不失为一个延长诸派存续的办法,便颌首道:“此法也是可行,几位道友斟酌施为便是。”

  旦易见他同意,称谢过后,便与傅青名一同告辞离去。

  张衍则是站在宫中,思考对抗那造化宝莲的办法。

  方才那伟力渗透进来时,他把一切都是看得清清楚楚,造化宝莲纵然可以影响诸世生灵,可对整个造化之地却没有半分影响,其应当并不能撼动造化伟力。

  这里说不能撼动,其实应该是宝莲之力避开了造化伟力,不然两者之间一旦撞上,一定是会产生冲突的。

  所以他私下猜测,宝莲之力之所以能够浸透进来,说不定是界内异力未曾驱逐的缘故,要是他能完全统合布须天之力,应该可以将此拒之门外。

  他往布须天内扫有一眼,若不算那可能隐藏起来的地界,现在可以见到的浑天,也只有一处还在游离在布须天外,不过用不了多久,就会挨近了。

  待得他把这些浑天都是收归布须天之后,就该开始清查那些隐秘所在了,要尽量将妨碍自己的异力都是驱逐解化,不给对方任何漏洞可钻。

  同时,也需找到对抗造化宝莲的宝物,此宝来历他已是知晓,这等宝物似并不止一个,最好结果,就是能再寻到一朵,这般就能与之对抗,这里希望虽很是渺茫,可总是要先试上一试的。

  …………

  …………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大道争锋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为护长生仙凡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