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裁撤厢军!

+A -A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冲儿好样的!”

  透过眼神,王亘毫不掩饰自己的赞叹。刚刚的情形,连王亘都以为王冲要被人下套了,但是峰回路转,反倒让王冲在第一天的朝会中大放异彩,引得朝臣敬佩。

  从武道到文道,特别是涉及到参政议事,有一条巨大的鸿沟,所以大部分的武将都沉默不语,只在涉及到军事的时候才偶尔发言,但是在这一方面,王冲显然转换的相当自如。

  而大殿上方,高高的台阶上,圣皇一动不动,威如山峦。让人无法揣度他的喜怒哀乐。但是一旁的高力士却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虽然王冲也有着年轻人意气用事的毛病,但是不管是在内政还是在军务,王冲都确确实实是把厉害的好手。

  蓟县的议事很快结束,对王冲的针对和敌意明显少了很多。一些文臣偶尔提到王冲,也带着一股尊敬的味道,和之前的情况截然不同。

  随着时间的过去,需要廷议的事情越来越少,在这一方面,大唐还是保持着极度的高效,也正是因为这种高效,圣皇才将相当多的政务剥离了出来,垂拱而治。

  王冲默默地观察着一切,渐渐地对于朝廷的参政议政以及各种神秘的程序有所了解。不知不觉日上三竿,已经到了散朝的时候了。

  “陛下!臣有本奏!”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王冲没什么印象的官吏,突然从班列之中走了出来。手持笏板,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陛下有令,说吧!”

  高力士看了一眼龙椅上的大唐圣皇,突然开口道。

  “陛下,如今大唐四海升平,大唐周边,所有夷狄全部摄于大唐的势力,偃旗息鼓,放马南山,而且朝廷也已经和各邦签订了协议,互市通商,为了减少百姓的赋税和徭役,臣提议,裁撤厢军,给予一定的补偿之后,让他们回归乡里,务农种地,从事生产!”

  轰!

  这名官吏的声音一落,刹那间整个朝堂立即炸开了锅,所有的武将全部看着那名官吏怒目而视。就连王冲都在这一刹,也霍的变了脸色。

  “陛下,臣反对!”

  “荒唐!厢军制度乃是高祖和太宗皇帝所立,牵一发而动国体,臣反对!”

  “裁撤厢军,除非我死!你们文臣,就是想要针对我们武将!少年侯都已经被你们调回来了,各地的都护军都已经裁撤,你们还想要什么!”

  “既然你们说的这么头头是道,那不如索性撤了所有的军队和武将,出了事情,你们文臣亲自上阵打仗!”

  ……

  大殿里,就像捅了马蜂窝一样,所有军方一道的武将全部气的怒不可遏,就连兵部尚书章仇兼琼眼中都透出一股怒意。

  “混账!所以你们武将这是要要挟朝廷吗?”

  很快另一名文臣从班列中走了出来,厉声呵斥。

  “文臣治国,武将戍边,这是大家各自的职司。如果按照你们的说法,那你们这些武将来治国啊!大唐建国至今,年年战争,国力空虚,劳民伤财,如今不正是趁着大好的局面裁撤厢军,改善民生时候!”

  第三名陌生的文官从班列中走了出来。

  接着是第五名、第六名……越来越多的文官也加入到了对武将的讨伐之中。特别是那名相要挟的武将,更是被驳得体无完肤。

  虽然在战场上,文臣手无缚鸡之力,根本不是武将的对手,但是朝堂并非沙场,武力在这里毫无用处。所有武将不论修为高低,在这里根本占不到丝毫便宜。

  “陛下!臣有本奏!臣要弹劾郑将军,危言耸听,妖言惑众,有损国体!臣还要参他一个渎职之罪!”

  另一侧,齐王打了个眼色,手下的文臣们也跟着推波助澜,加入到了对武将的讨伐中。

  在朝堂里,如果说宋王是坚定的主战派,那齐王就是坚定地反战派。在这一点上,他和这些文臣是一脉相承,不谋而合的。

  大殿上,王冲站在班列的末尾,看着文臣对武将发起的一步步攻击,瞳孔慢慢收缩,眼神变得越来越冰冷。

  呼罗珊的大军已经撤退了,各处的都护军也已经裁撤,儒家的监军甚至已经渗透到了军伍的各个层级,军方已经一退再退,王冲万万没有想到,他们居然得理不饶人,还想拿厢军开刀。

  边陲各府的都护军裁撤了,一旦发生战事,还可以从各地的厢军中抽取精锐,补充进来,迅速恢复到以前的全胜状态,但是如果连厢军都裁撤了,那就是彻底的决断了大唐的根本。

  朝堂上文武之间的争论越来越激烈,就在所有武将被文臣群起而攻之,口诛笔伐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洪亮在大殿上响起。

  “陛下!臣反对!”

  听到这个声音,偌大的大殿上方突然一片死寂,所有的争论声瞬间消失,一名名武将看着王冲的方向,神色激动,大受鼓舞。

  “异域王!”

  现在在整个军方,王冲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虽然崛起的时间很短,但是论影响力,就算两个边荒的大都护、大将军都无法与之相比。

  单单王冲一个人的分量就超过了大殿上所有的武将。更不用说王冲出生显赫,爷爷王九龄乃是整个大唐万民敬仰的贤相,这不是任何一个武将可以比拟的。

  “王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在这个时候,之前提议裁撤厢军的陌生文臣突然扭过头来,望向王冲,其他人的目光也纷纷落在王冲身上。整个大殿针落可闻,气氛剑拔弩张,变得微妙起来。

  “陛下,臣以为,裁撤厢军的提议毫无必要,可以直接废除!”

  王冲连理都没有理说话的那名文臣,而是抬头望向了大殿上方的圣皇。

  “王冲!你放肆!各方的都护府年年征战,已经给百姓造成了极大的负担,难道你们还想这样坚持下去吗?”

  又一名文臣走了出来,被王冲的态度彻底的激怒了。

  “所以,你的意思,将士们在边陲舍生忘死,保家卫国,就是在奢靡享受,鱼肉百姓是吗?”

  王冲回过头来,淡淡的瞥了一眼那名说话的文臣,眼神冰冷无比。

  听到这句话,那名文臣神情一窒,顿时说不出话来。就算他有天大的胆子,对兵家再不满,也不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陛下!臣弹劾这些妖言惑众,为害国体的文臣!请求陛下他们革去他们的官职,从严处置!”

  王冲冷声道。

  从踏入大殿到现在,王冲给人的印象一直都是温和厚重,但是裁撤厢军的提议彻底的激怒他了。这是王冲封王之后第一次弹劾朝中的文臣,而且一次就是十几人。

  一刹那,朝堂上,文官们咄咄逼人的气势立即被打压了不少,王冲虽然是以平章参事的身份参与朝政,但他的身份毕竟摆在那里,大唐第一个圣皇亲封的异域王,其分量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朝廷的文武百官,就连王冲的大伯王亘地位都不及王冲,更不用说是其他人了。

  “王冲!放肆!老夫知道你刚刚册封,正是春风得意,少年意气的时候。不过你才刚刚第一次参加朝会,居然就知道拿捏身份,欺压其他的大臣,简直是胆大包天。言官进谏,乃是高祖和太宗皇帝首肯的,也是历朝历代君王采纳的。堵塞言路,就等于蒙蔽圣听,为祸大唐。陛下,老臣弹劾异域王王冲,胆大妄为,堵塞言路,请求陛下夺回他的爵位,贬为庶民,且永不录用!”

  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大殿上方,接近白玉台阶,和圣皇所在位置的地方,一直闭目冥想,在一张紫檀太师椅里一动不动的老太师突然站了起来,转过身,望着堂下的王冲,神色冰寒无比。

  老太师,詹仲谧!

  整个大唐的文臣之首!

  太师一开口,整个大殿内有如寒风过境,从生机勃勃的早春,进入到了凛冽的寒冬。整个朝堂噤若寒蝉,就连武将们都不敢随便开口了,甚至就连宋王都微微变了脸色。老太师德高望重,影响力极大,如果王冲不能很好地应对,很可能影响他以后的仕途和前程。

  宋王操心王冲的前程,但是王冲的想法却和宋王截然不同。

  “哼!”

  王冲冷哼一声,即便面对这位大唐德高望重的老太师也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厢军策略是历之根本,儒家欺人太甚,居然还想在兵家的根本上动手脚,今天别说是老太师,就算身份再厉害上十倍,他也绝不可能退让。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文武之争,兵儒之争了,而是已经动摇了这个帝国的基石。如果王冲这都退让,恐怕整个大唐真的是离灭亡不远了。

  “老太师,你是二朝元老,王冲本来对你,向来敬重有加!想不到,你私心居然如此之重,为了一己私心,居然因私废公,真是令人太失望了,简直令人不耻!”

  出乎预料,王冲大红衮袍,突然上前几步,开口第一句话就令得满殿哗然。

  “冲儿!”

  王亘连忙叫道,脸色都白了不少。老太师身份非同小可,影响力太大,是不能直接顶撞的,王冲毕竟还是太年轻了。

  “放肆!今天就算是王博物在这里,都不敢如此!他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老太师勃然大怒,震得整个大殿都嗡嗡作响。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人皇纪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裁撤厢军!